百战归来再读书,欢迎您走进清华!咨询:010-57100393
特色课程
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班 清华大学资本运营班 清华大学房地产总裁班 清华大学实战营销管理高级研修班 清华大学私募股权班(pe班) 清华大学艺术品投资班 清华大学人力资源研修班 清华大学财务管理研修班 清华大学国学班 清华大学战略经营管理班 清华大学书画鉴定高级研修班 清华大学女性领导力研修班

推荐研修班

企业管理类总裁班 金融资本类总裁班 地产建筑类总裁班 国学艺术类总裁班 中层管理类总裁班 女性提升类总裁班 行业精品类总裁班

管理专家

发电集团也“差钱”
2015-05-09 11:19   来源: 作者:    点击:

导读:传统的借贷模式显然已难以为继,如何发挥上市公司的融资功能、通过资本运作降低负债率便成了无奈之下的不二之
2009年年底,五大发电集团平均资产负债率均已接近86%,超过国资委的高限红线,受到重点监控。今年国资委在央企全面推行经济增加值考核,将EVA(企业税后净经营利润减去投入的全部资本)纳入2010年度的考核指标体系。面对新一轮的考核,一时之间,降低资产负债与企业运营风险成为各发电集团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  传统的借贷模式显然已难以为继,如何发挥 上市 公司的融资功能、通过 降低负债率便成了无奈之下的不二之选。但从另一角度看,发电集团此举更可能是个权宜之计,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,还得靠提高发电集团主业即发电业务方面的盈利能力,深化电力体制变革 来持续推动。

   “多点分块”运作新趋势

  正如一些市场分析人士注意到的那样,在发展前景不够明朗、电企微利的时代,各发电集团纷纷放弃整体上市模式,转向多公司、多板块的“多点分块”上市模式。

  国电集团规划旗下五家上市公司交替融资,以保证集团负债率稳步下降。三年内,力争在常规发电、新能源、煤炭、化工、高科技和金融等板块各有一个公司上市,实现滚动交替融资。国电的大力融资很快见到收效,目前集团资产负债率为81.8%,同比降低3.46个百分点,是集团组建以来首次下降,达到公司五大发电集团资产负债率最低。

  3月29日,华电集团上市公司华电国际发布公告称,拟在未来适时一次或分次发行本金不超过7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(已发行30亿元),以及发行本金不超过70亿元的中期票据(已发行30亿元);加快华电新能源、华电工程、华电煤业进军 资本市场 的步伐,要求具备条件的二级单位,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、股权信托等形式,积极吸收外部股权投资。

  大唐集团则计划尽快完成大唐发电的A股增发,以及将岩滩资产注入桂冠电力的工作。在保持集团公司合理持股比例的前提下,集团将积极推进大唐发电、桂冠电力的再次增发。

  据海外媒体报道,华能集团正在分拆风电业务在港、沪上市,计划将在年内完成,所筹集的资金规模将至少达到10亿美元。

  中电投集团也将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、出让项目股权等方式吸收其他股东资本,以实现在2010年将资产负债率控制在85%以内的目标。

  权宜之计PK长远之制

  毋庸置疑,各大发电集团通过灵活多样的融资方式与 ,极大地缓解了资金短缺和负债率过高的风险。但是,这种把公司上市、上市公司增发作为减少资产负债率的举措究竟有多大成效,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和保障集团的健康稳定发展,此举究竟是权宜之计,还是集团发展的长远之制?还值得深思。

  国网能源研究院财会与审计研究会副所长李成仁接受《能源评论》采访时认为,通过融资与 并不能解决电力行业亏损的问题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可能加重上市公司的发展压力。因为上市公司板块在各发电中,是较有竞争力的优质资产,这些公司上市以后,必然会把一部分利润分配出去,不能全部投入自身的持续发展之上。因此,各发电上市融资之举应基于长远考虑,而非面对国资委考核的应对之策。

有识之士指出,降低发电成本是提高发电盈利的一条重要途径,而只有提高电力的核心盈利能力,才是解决各大发电资本问题的根本之道。

  众所周知,发电的盈利水平越来越取决于政府电价政策的出台。对此,李成仁认为:“政府部门在电价调整上主要考虑电力供需、经济发展形势、对CPI(消费者物价指数)影响以及电力行业成本等因素。政府对电价调整的关注点主要在时机选择上,一般而言,在CPI上升时,不会调电价;而在CPI下降时,才可能调高电价。事实上,如同一些经济学家指出的,电价调整更多是一个局部均衡的问题。有研究结果表明,电价上涨10%,CPI的上涨不到1%,而且电价调整对CPI的作用往往要在半年后才能显现出来,政府部门不必受限于眼前的CPI指数。从目前形势看,国家还是有可能作出电价调整决定的。首先,发电企业面临亏损,整个行业不够景气,调价呼声很高;其次,今年3月以来我国并未出现预期的通胀问题;再次,石油价格已先行一步上调;最后,发改委最近也表示对油、气、电等价格可以做出调整。大家关注的问题在调整的幅度上。”

  煤价上涨一度成为发电的大患。在疏导电煤成本方面,煤电联动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。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就有人大代表提出关于深化电力变革 ,促进煤电联动的建议。有观点认为,“煤电联动”是调控电价的一个很好机制,只是在具体实施时打了折扣。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点:第一,电价上调时机受到太多制约,存在严重的拖延滞后问题;第二,发电企业对煤价上涨的消化比重过高,需要承受30%的消化比重,而电价调整只能考虑到煤价上涨70%的部分。

 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,在电力体制变革 滞后的背景下,“煤电联动”更像是一种电力定价市场化前的过渡性计划 。另外,“煤电联动”也存在着制度计划 上的问题,对煤价的控制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带来发改委相关权利的丧失。

  对电价市场化的前景,李成仁表示,早在2005年,国家就曾在东北地区进行过“集中竞价”的试点,但由于煤价上涨、市场压力等问题,导致发电企业亏损较大,试点在2006年被叫停。最近大力推行的“大用户直购”电力交易政策,也可视为电价市场化的先声。但要真正建立起一个合理完善的电力市场机制,并非朝夕之功,目前还需要像“煤电联动”这样的联动机制,依靠多方协调配合,以及各区域间的利益调整。此外,政府部门也要充分考虑到要有一个合理的输配电价,使电力市场有一个公平竞争的基础,才能促进行业实现良性竞争和发展。

  链接

  截至2009年底,五大发电控股上市公司的数量已由组建时的12家增加到22家,新增10家,其中:股权收购6家,IPO(首次公开募股)4家;华能2家(鲁能泰山、内蒙华电),华电2家(黔源电力、金山股份),国电3家(平庄能源、英力特、龙源电力),中电投3家(中国电力、露天煤业、吉电股份)。

  五大发电共控股金融机构18家,参股金融机构20家,涵盖财务公司、商业银行、证券、基金、期货、财险、寿险、信托、保险中介、产业基金等各类金融业务。其中控股金融资产达到1182亿元,实现利润34亿元,占五大发电全部利润的17%。

随机读管理故事:《青蛙实验》 19世纪末,美国康乃尔大学做过一次有名的青蛙实验。他们把一只青蛙冷不防丢进煮沸的油锅里,在那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里,青蛙用尽全力,一下就跃出了那势必使它葬身的滚烫的油锅,跳到锅外的地面上,安全逃生! 半小时后,他们使用同样的锅,在锅里放满冷水,然后把那只死里逃生的青蛙放到锅里,接着用炭火慢慢烘烤锅底。青蛙悠然地在水中享受温暖,等到它感受觉到热度已经熬不住,必须奋力逃命时,却发现为时已晚,欲跃乏力。青蛙全身瘫痪,终于葬身在热锅里。 一个企业,必须能够应对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,管理者更要有深远而犀利的洞察力,让企业始终保持高度的竞争力,节不可在浑浑噩噩中度日,更不可躲避在暂时的安逸中。如果管理者与企业对环境变化没有高度警觉,企业最终会面临这只青蛙一样的下??

阅读更多管理故事>>>

相关热词搜索:发电 资本运作 集团

上一篇:吴晓灵:我国私募股权投资需要顺畅的退出渠道
下一篇:资本运作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重要方式

010-57100393 13522236526 工作日:7:00-21:00
周 六:9:00-18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