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战归来再读书,欢迎您走进清华!咨询:010-57100393
特色课程
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班 清华大学资本运营班 清华大学房地产总裁班 清华大学实战营销管理高级研修班 清华大学私募股权班(pe班) 清华大学艺术品投资班 清华大学人力资源研修班 清华大学财务管理研修班 清华大学国学班 清华大学战略经营管理班 清华大学书画鉴定高级研修班 清华大学女性领导力研修班

推荐研修班

企业管理类总裁班 金融资本类总裁班 地产建筑类总裁班 国学艺术类总裁班 中层管理类总裁班 女性提升类总裁班 行业精品类总裁班

企业家都看管理书吗
2015-05-08 15:15   来源: 作者:    点击:

导读:能不断读点书看来是件挺要紧的事,不论你是干什么的。读书其实是一种深度的安静,人在安静的地方呆长了,心也会得到调养。 在《黄金屋》一文的开头,宁高宁写道:“能不断读点书
       能不断读点书看来是件挺要紧的事,不论你是干什么的。读书其实是一种深度的安静,人在安静的地方呆长了,心也会得到调养。 

    在《黄金屋》一文的开头,宁高宁写道:“能不断读点书看来是件挺要紧的事,不论你是干什么的。”宁高宁继续写道:“读书其实是一种深度的安静,人在安静的地方呆长了,心也会得到调养。”这话《菜根谭》里有,叫作闭门即是深山,读书随处净土。这本书我们下面还会提到。 

    宁高宁觉得读书实际上是自己生命的延伸:“你可以去过别人的生活,你的生命会更饱满一些。”王石与宁高宁和汪潮涌不同,没有长时间在海外生活的经历,但是,“我对世界一点儿也不陌生,因为有了这些书。”“读书在我的生活里占据非常非常高的位置。”宁高宁说。汪潮涌及其夫人李亦非(维亚康母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,MTV电视网中国区董事总)都酷爱读书,汪说:“读书帮助创造财富,同时,它也是拥有财富后享受财富的工具。”他当年就是因为读了《沉重的翅膀》、《乔厂长上任记》等关于企业变革 的小说,才选择了管理专业。 

    不看管理类书 

    尽管都是企业家,但他们都对目下泛滥的管理类书籍不感兴趣。王石的态度是“基本上不看”。“开始做企业时确实不懂,所以要学些理论,当时多是香港、台湾出版的。现在管理企业多年,已经没有必要去看了。更重要的是,管理已经专门化,各有相应的团队在做。”韦尔奇的书在中国火热的时候,中央电视台《对话》栏目请王石去做关于《韦尔奇自传》的访谈。他临时抱佛脚,找来书匆匆读过,“速成。这样才对他(韦尔奇)的管理方法有了个大概的了解。” 

    谈战略、执行力的书刚出现时,胡葆森(河南建业董事长)曾读过其中几本,但是现在“很少再精读了”,“大多是翻翻前言和后记,有新意的看一看。”汪潮涌说,现在出的经管类翻译图书错误百出,他宁可去读原版。而他最近又对法语产生了兴趣。读书方面,汪是几位企业家中较为活跃的一位,涉及面极广。 

    宁高宁认为,管理类书籍内容雷同者多,而且,做企业多年后,看此类书籍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学习,而是在印证,如果自己的实践与书上所言恰合,就是比较大的享受,能够给自己增加信心。不约而同,“印证”一说在几位企业家那里都有类似的表达。 

    20多年前,宁高宁去美国上学,商学院教战略课的教授有个题目是whatbusinessareyoudoing(你在做什么生意)?“我当时就想,老美真傻,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做什么生意,还教什么商学院?”25年后的今天,他再次看到这句话,“我确实不知道我是在做什么生意了。”由此,宁高宁认为,人具有的知识,他真正掌握的与自以为懂的,差距很大。“这没有办法改变,只有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体会。” 

    偏爱文史哲 

    宁高宁大概有“一两万本”书,如果不是多次搬家,这一数量将会更多。其中,商业管理类的书籍只占20%,其余主要是历史社会类。汪潮涌有三个书房,分别在楼上楼下和地下室里,数量也在一万册左右。“我的床头两边摆满了书。”汪的阅读兴趣广泛,藏书涉及文史哲、生活、时尚、财经等诸多门类。 

    上个世纪80年代,王石必看的报纸是香港的《信报》,杂志则是英国的《经济学人》。他这些年经常重读的书籍不是很多,汤因比的《历史研究》是其中的一部。20年前,王石购得《历史研究》简写本的中册和下册,“如获至宝”,尽管很不好读,他还是用八个月时间通读了一遍。因为历史是分段讲的,所以缺少上册并不影响阅读,但王石在再三阅读已有的两册的同时,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那本上册。几年后,汤因比的著作在中国大量印行,王石一下子买了20套《历史研究》,送给朋友,“我跟他们讲这本书怎么怎么好”。这是一本让王石“世界观改变的读物”。再有就是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王石说读它有一种“开明智”的感觉。“你发现原来历史可以这样看。比如海瑞,是个清官,不怕死。但是他的作为是不是就都是对的?因为他廉洁,有道德上的优势,所以一般不好反对他。” 

    王石当过兵,自认有“军事情结”,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战争史有浓厚兴趣,包括建国后的朝鲜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。他到朝鲜和韩国分别参观了两国的历史博物馆,看到了关于朝鲜战争的不同描述。 

    胡葆森1988年购得《菜根谭》,多年来勤读不辍,曾经能够背诵其中多处。这本关于为人处世的格言式的小册子与胡葆森比较般配,因为在很多人眼里,胡是一个敦厚正直的长者。胡最近准备读的书是《陈云传》,他对陈云非常敬重:“陈云是我党历史上少数没有说过假话的人之一。我记得80年代后期,上海市委集体给他去拜年的时候,他写了15个字:不唯上,不唯书,只唯实,交换,比较,反复。这也是我平常当成座右铭的。” 
   汪潮涌也有让自己产生震撼的书,比如托夫勒的《第三次浪潮》。汪说,田溯宁(中国网通副总裁)也讲过这本书对他们这一代人的影响。去年,汪潮涌通过他投资的“读书人”公司购得了几千册经典文史哲类作品,使得自己的基础藏书一下丰富了许多,包括一直没有买全的金庸小说。汪的常备读物有冯友兰的《中国哲学简史》和范文澜的《中国通史》。“哲学是对人生的系统思考,通过它,企业家可以让自己的事业产生升华。”

    汪潮涌读金庸,而习武出身的夫人李亦非却对此不大感兴趣。

    宁高宁正在读贾平凹的小说《秦腔》。他手里有三本,一本是自己买的,两本是朋友送的。贾平凹是宁高宁喜欢的作家之一。

    读书时间

    王石平时的应酬较多,但睡前阅读的习惯还是不能改变。有时候王石醒得早,就在凌晨四点多拿起书来,直到再次入睡。

    王石有一个必看的频道是Discovery(探索与发现)。有时候无聊也会看HBO(美国家庭影院频道)。尽管据说我们已经进入了读图时代,但王石认为影视作品是无法替代读书的。

    汪潮涌的读书时间大多也是在晚上,尤其是周末。与经常在飞机上睡觉的丈夫不同,李亦非能一路看书到纽约。李亦非读书快,因此,有些时候,某本书就由她来简述,这样汪潮涌就节省了时间。

    宁高宁在两个地方读书时间最多,一个是厕所里,一个是飞机上。“别人一般都害怕飞机晚点,我在某种情况下喜欢飞机晚点。一晚点我就想,我也没有办法,这些时间就全是我的了。非常享受。”

    宁高宁说,他的《黄金屋》是写给自己的女儿看的。当年那个小姑娘喜欢时尚的东西,对书兴趣不大。宁高宁告诉她,女孩子爱漂亮很自然,但是你不知道读书以后会连“眼神都变漂亮了”。

    当然不仅仅是女孩子的眼神会变。教授张维迎接触的企业家较多,他说他们大都有宽大的书房,高大的书架,但其中很多基本只是个摆设,“装门面”。他说自己了解的读书较多的企业家有田溯宁、冯仑、宁高宁等。被一个著名教授点名表扬,连仰慕者的眼神也会变得漂亮了。

    富豪爱看的书

    巴菲特:

    《华盛顿邮报》掌门人凯瑟琳·格雷厄姆(KatharineGraham)的自传《个人历史》(PersonalHistory)很令人感动,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读一读。

    盖茨:

    我喜欢的一本书是关于能源的,名字叫做《无底之井》(TheBottomlessWell),另外一本书是雷·库维兹(RayKurzweil)写的计算机科学方面的书,我看的是预印本,所以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出版,主要内容是人工智能。
随机读管理故事:《老农与石头》 有一位老农的农田当中,多年以来横亘着一块大石头。这块石头碰断了老农的好几把犁头,还弄环了他的中耕机。老农对此无可奈何,巨石成了他种田时挥之不去的心??一天在又一把犁头打环坏之后,想起巨石给他带来的无尽麻烦,老农终于下决心要了结这块巨石。于是,他找来撬棍伸进巨石底下。他惊讶地发现,石头埋在地里并没有想像的那么深,那么厚,稍使劲就可以把石头撬起来,再用大锤打碎,清出地里,老农脑海里闪过多年来被巨石因扰的情景,再想到可以更早些把这桩头疼事处理掉,禁不住一脸的苦笑。 从这则寓言故事中,我们会领悟出企业管理中的道理:遇到问题应立即弄清根源,有问题更需要立即处理,绝不拖延。 企业管理活动中,往往会遇到反复出现的问题或不良现象,如若讳疾忌医或拖延了事,积压下来,就必然给企业造成困难,甚至使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无法正常进行,严重时还会威胁到企业的生存。所以,对企业管理中出现频率较多的问题,不应回避,而应抓住苗头,及时调查,追根溯源,找出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。

阅读更多管理故事>>>

相关热词搜索:管理 读书 企业家

上一篇:面对管理时尚
下一篇:老板们 不该管的请别管

010-57100393 13522236526 工作日:7:00-21:00
周 六:9:00-18:00